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印有三美的博客

三山九峪山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玩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近年陕西扶风出图的金文拓片  

2013-12-18 17:07:38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近年陕西扶风出图的金文拓片 - 马画驴 - 安中科的博客

 释文(从右向左,从上而下):

隹五年九月,初吉。赏(前人通释为召)

姜以琱(周)。生灭五师。壶

两。以(原文作厶)侷(原文从局从氏)命曰:余考(同老)之(原文作止,同)

我仆(僕,原文从亻从對[对]),享往(原文从彳从壬)田,多柔弋,

许勿叛散,作(原文作乍)余宕其

参,汝(女)宕其贰(原文从戌从贝从二),其望(原文从止从工从兄)公

其夬(读厥)。乃余惠大章,报(報)

守(原文从宀从土从丸[丮])厥(原文作氏)帛束璜一取(原文合文),嗣眔

盥(此处不清,参考下篇)两,辟(原文从人从辛)琱生拜(原文从手从卩),扬朕

宗君,休用作(乍)赏。公尊

卢(盧,原文从虍从豆从皿)用军(原文从斾从单)韦(原文从凡从双止),率得(原文从贝从手)屯灵

冬。子孙永宝,用之(止)享

其。又敢辞(原文从双吅、从乿[辞字去辛])兹,命曰:汝(原文作女)

吏(古同事),赏厥(原文作久)公,则明亟。

注释:

赏——原文含“召”,而前人通释为“召”,逸空认为“赏”之本字,“召”和“尝”之子文。赏从嘗(尝)从贝。“嘗”(尝)含“召”,后化为“旨”,召旨本同。“日”为讹。“贝”为后加。上面的“”,怀疑为本为双“又”双“卩”之省。诸字典无西周金文之“赏”,因前人不识。

侷——原文从局从氏,局或为君之别体。因此,“侷”与下篇之“侰”,同为“君”意,表示对君王的尊称,为代词。

望——原文从止从工从兄,若望。

守——原文从宀从土从丸[丮],无对应字,疑“守”之古字。

厥1——原文作氏,按照语法,传统文字学释读为厥。

一取——原文一取合文,为数量词。

眔——原文从目从水,为褱、鳏等祖文,泪之胞文。

卢——原文从虍从豆从皿,释为盧。

军——原文从斾从单,而军在战国时期从又从车,上面的“又”是旗帜象形“斾”(方)之演。而从单之“斾”(方)者,亦为“倝”。于是也怀疑原字为“幹”。

韦——原文从凡从双止,而“韦”(韋)常从口(丁)从双止或四止,为“卫”(衛)之祖文。通常,双止同下为“夅”;双止同上为“步”;而“韦”(韋)常双止相背。此字怀疑为而“韦”(韋)之别体。

得——原文从贝从手,而之前商代和西周早期之得,从贝从又。

辞——原文从双吅、从乿(辞字去辛),楷书无对应字,以辞代替。

冬——终之祖文。

厥2——原文作久,按照语法,传统文字学释读为厥。

近年陕西扶风出图的金文拓片 - 马画驴 - 安中科的博客
 

逸空释文(从右向左,从上而下):

隹五年九月,初吉。赏(前人通释为召)

姜以琱(周)。生灭五师。壶

两。以(原文作厶)侰(原文从君从氏)命曰:余考(同老)之(原文作止,同)

我仆(僕),享徒(原文从彳从土)田,多柔弋,

许勿叛散,作(乍)余宕其

参,毋宕其贰(从戌从贝),其望(原文从止从工从兄)公

其夬(读厥)。乃余惠大章,报(報)

守(原文从宀从丨从又从丙)厥帛束璜一取(原文合文),嗣眔

盥(从益从丌)两,辟(从人从辛)琱生拜(从手从卩),扬朕

宗君,休用作(乍)赏。公尊

覆(原文从復从皿)用军(原文从旂从单)韦(原文从凡从双止),率得(原文从贝从手)屯灵

冬。子孙永宝,用之(止)享

其。又敢嗞(原文从双吅、从爪、从兹、从又)兹,命曰:汝(原文作女)

吏(古同事),赏厥(原文作久)公,则明亟。

注释:

赏——原文含“召”,而前人通释为“召”,逸空认为“赏”之本字,“召”和“尝”之子文。赏从嘗(尝)从贝。“嘗”(尝)含“召”,后化为“旨”,召旨本同。“日”为讹。“贝”为后加。上面的“”,怀疑为本为双“又”双“卩”之省。诸字典无西周金文之“赏”,因前人不识。

望——原文从止从工从兄,若望。

守——原文从宀从丨从又从丙,无对应字,疑“守”之古字。“守”字春秋战国文字为从宀从丨从又。

厥1——原文作氏,按照语法,传统文字学释读为厥。

一取——原文一取合文,为数量词。

眔——原文从目从水,为褱、鳏等祖文,泪之胞文。

盥——原文从益从丌,丌为双手之形,晚期常见金文双手在上。

军——原文从斾从单,而军在战国时期从又从车,上面的“又”是旗帜象形“斾”(方)之演。而从单之“斾”(方)者,亦为“倝”。于是也怀疑原字为“幹”。

韦——原文从凡从双止,而“韦”(韋)常从口(丁)从双止或四止,为“卫”(衛)之祖文。通常,双止同下为“夅”;双止同上为“步”;而“韦”(韋)常双止相背。此字怀疑为而“韦”(韋)之别体。

得——原文从贝从手,而之前商代和西周早期之得,从贝从又

嗞——原文从双吅、从爪、从兹、从又,楷书无对应字,以嗞代替。

冬——终之祖文。

厥2——原文作久,按照语法,传统文字学释读为厥。

这是两个被被考古报告误叫成“尊”、然而被西周作者自称为“壶”的内部铭文,记录了周王室对主人公“姜”氏的赏赐,因为主人公的“生灭五师”赫赫战功,而奖赏了两个“壶”,两个“盥”(被考古报告误叫成簋),以及丝绸(帛束)、玉璜等一批财物。君王对他做了表彰,并且告戒他“许勿叛散”,“余宕其参,汝宕其贰”,意思是让他给周王本人承诺不许叛乱,周王对他没有三心,而他对周王不能有二意,相互信任。

三、波澜见日之白话通译

刚才听记者来信说,近日的新闻发布会后的学术研讨会也没争出个子丑寅卯,还处于探索阶段,我非常郁闷。昨天,我已经在上文将铭文句读既断,那么解释白话,应该势如破竹。于是,我现在作一个《陕西宝鸡市扶风县新出土西周青铜器铭文之白话翻译》(2006年11月22日星期三晚上),以便大众参考。

篇一:

隹五年九月,初吉。赏姜,以琱。生灭五师。壶两。以侷命曰:余考之我仆,享往田,多柔弋,许勿叛散,作余宕其参,汝宕其贰,其望公、其夬。乃余惠大章,报守厥帛束璜一取,嗣眔盥两,辟琱生拜,扬朕宗君,休用作赏。公尊卢用军韦(卫),率得屯灵冬。子孙永宝,用作享其。又敢辞兹,命曰:汝吏,赏厥公,则明亟。

逸空白话翻译:

五年九月,初一[1]。周王赏姜,因其生擒五师:壶两个。按照天子的话说:我了解我的部下。安分守己,仁慈厚德。但是,你必须承诺不许叛乱,我对你没有三心,你对我也不能有二意,相互信任。包括望公和夬等人。我现在施行最高级别的恩赐。赏赐你(壶两个),还有丝绸、玉璜各一批,以及洗脸洗手的面盆[2]两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