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印有三美的博客

三山九峪山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玩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痄腮  

2013-11-12 16:20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九岁那年春天,我患上了 痄腮 (医学上称之为 腮腺炎 )。 左脸一侧耳垂下肿大,疼痛,全身发热。那时候,既无医又无药,只能顺其自然。有一天放学后,我和小伙伴在邻居家门口的大石墩上玩拍洋片。觉得脖子上有水样的东西,原来是 痄腮 化脓开口了,流出的是混浊的黄色脓性分泌物。据说必须把脓挤干净,否则会复发 。母亲请来了附近一个老头给我挤脓血。
         这老头我认识,大约六十岁左右,背有点驼,脸色紫而发黄,还有点黑。人们叫他“矦秃则”。他姓什么、叫什么,我不知道。听说他的女人很早就离他而去,一个人生活。常帮人家干些临活,村里遇上白事他总去帮忙。他的衣着好像一年也没有大的变化。头上箍一块已变色的白羊肚毛巾,毛巾的结系在左耳边,不像老陕家系在前额。上身穿一件带襟的黑色中式上衣,只有夏天是白色的,两种颜色几乎没有变过。腰间系一条黑色的搂腰带。这种搂腰带是我们那里时髦男子的标记,是用一条长约一丈的黑布,对折缝起来,两头剪成斜尖角,在腰里缠上几圈,两个尖角系在腰的两边。据说能护腰,打开能装东西,又有男人的彪悍气势。下身也穿中式的大襠裤,脚上穿一双牛鼻布鞋。一身衣着很旧,仿佛几年没换。他的上衣上面的两个扣子常年不系,怀中揣有一个锡酒壶,时不时的拿出来抿一口。胸前的肌肤风吹日晒,显的红而发紫。老头言语不多,人们都喜欢他帮忙。我叫他秃大爷。
        秃大爷将我抱在怀里,两腿夹住我的身体,两手抱住我的头挤着脓血,疼得我撕肝裂肺,又哭又喊,浑身冒汗。随着一滩混浊的黄色脓血被挤干,鲜血也挤了出来,接着用牙粉捂住伤口,才结束了这折磨。
       直到现在,我的左腮下面,那快疤还在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